关键字: 栏目:
压岁钱 微信抢红包 抄家伙 锣鼓好热闹
发布日期:2016-02-22 新闻来源:西安晚报 浏览次数:

    春节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,不仅是团圆的日子,也是儿时忘不掉的记忆。年夜饭、新衣、鞭炮、压岁钱、守岁、锣鼓声都是带有仪式感般的儿时记忆,而这些形式随着时代逐渐演变为一种特殊的符号。

    磕头

    儿时爷爷说领压岁钱时一定要磕头,家里的孩子便依次排开,磕一个爷爷给一个。如今已过而立之年,没有了爷爷,也再无人给发压岁钱,倒是自己开始给小辈的孩子发压岁钱。

    大年初二回长安区老家时,给孩子们发过压岁钱,兄弟姐妹们围坐在老家的小院里,晌午的太阳光透过院里当年爷爷亲手种的樱桃树,温暖地洒在了大家的身上。

    下午,兄弟姐妹在微信群里发红包,发的起劲,抢的卖力,到最后却发现虽然红包的名字叫压岁钱,但没有了磕头仪式,压岁钱拿着却也没了儿时的神圣感。值得庆幸的是,今年父母给自己的孩子发压岁钱时,4岁的儿子是磕完头才接的压岁钱。那晚他在被窝里问我:“妈妈,为什么领压岁钱要磕头?”当时我说这是过年的传统。其实现在想来,磕头不仅是传统也会教会孩子一年到头要感恩长辈的付出。

    守岁

    小时候长安区还叫长安县的时候,年三十跟着父亲回老家过年,奶奶家的灶房里,直到深夜还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场景。

    直径1米的大锅里蒸着热腾腾的包子,娃娃们挤在热炕上打闹,深夜12点街道上开始放炮,鞭炮声此起彼伏,孩子的笑脸不时出现在一团团白色的炮烟后。

    放完炮还要吃一顿,大人们喝着小酒,妯娌们不时给桌上添菜端馍,孩子们则欢快地闹腾着,快要天亮时才相继回屋睡觉,这是那时候的守岁。

    除夕晚上,放过鞭炮后觉得尚无睡意,于是和先生一起去城墙西北角的广仁寺转转,深夜路上没什么车,快到地方时突然开始堵车,人流朝着一个方向走。寺院门口的小广场上,人们带来各式美丽的礼花相继燃放,前来祈福新年好运的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 一位带着妻子和孩子的男士说:“以前在农村家里守岁,现在家里没老人了,就到这里来守岁,人多热闹。”

    锣鼓

    大年初二,在长安老家又听到了久违的锣鼓声。当时正在院子里聊天的堂弟听到了打鼓的声音,立刻起身说:“叫我敲锣鼓家伙呢,不谝了,热闹去呀!”

    今年敲锣鼓的几乎都是从城里回乡过年的小伙子,他们在城里的身份是厨师、出租车司机、职员、老师……但回到农村就都是这个村里的后生。没人刻意学过敲锣打鼓,但热闹起来也都虎虎生威。

    堂弟说:“从小听着这锣鼓声长大的,不用谱子,鼓点都在心里呢。” 记者 张佳

西安会议策划公司
Copyright © 2005-2010 CANews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长安新闻网版权所有, 未经授权,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 违者依法必究。
主办单位:中共西安市长安区委对外宣传办公室  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
电子信箱:changanwaixuan@163.com 陕ICP备05011709号 技术支持:动力无限 西安网站建设 本站访问人数: